位置:首页 > 社课 > 正文

半亩塘乙未三月社课:蒲公英

2019年02月17日 196人浏览

  三月社课:蒲公英

  诗词不限, 限分韵”相逢不用忙归去,明日黄花蝶也愁“,月圆截稿。

  注:相、忙、黄同韵字,已选韵字必用,其他二字在韵字中要避用。

  三月社课分韵

  张心庵:相(忙、黄同韵不用);

  李东柳:逢;王沧海:不;

  李江湖:用;白懒羊:归;

  刘弹铗:去;

  韦散木:明;林看云:日;

  天涯剑客:花;花山子:蝶;

  社外诗友:司雨客:也;风雨入重楼:愁。

  

  截止三月月圆之夜共收稿十二篇,其中古诗一律诗三小令三长调五。

  

  张心庵

  卜算子-社课分韵得相字:

  本与菊花同,实若杨花相。肯放儿孙千里行,一任风云荡。

  逐梦向云霄,圆梦还尘壤。笑我飘飘白发翁,忽起天涯想。

  看云评:有菊花之貌,又拟杨花之态,此花为了儿孙确实煞费苦心了。有风云之志,有天涯之想,最终人生轮回还是故土。“逐梦向云霄,圆梦还尘壤”实为点睛之笔。

  

  李东柳

  蒲公英

  逆旅一孤蓬,来年何处逢?最怜绒朵朵,苦涉岭重重。

  漂泊怀新梦,悲欢忆旧容。江湖看云起,或可隐行踪。

  看云评:孤蓬、逆旅,基调已经定了,一怜一涉,已将人生感慨与此花融合,此花有梦,人生亦有梦,此处转的好,惜结句没有宕开,反又归到起句之自怜自艾。

  

  王沧海

  《惜分飞·蒲公英》

  灿灿黄花开蛱蝶,舞到春归未歇。一晌由欢悦,蓦然风里飘如雪。

  落地旋生根与叶,新绿纤纤若沸。记得前缘不?一蓬绒伞星明灭。

  看云评:诗人踏青,“灿灿”二字已将此花蓬勃之态呈现眼前。此花朝开暮落,一晌欢悦,风吹成雪。前缘尽逝么?看一蓬绒伞星空摇曳。

  

  李江湖

  蒲公英

  盈手流光吹复吹,孩提情绪犹堪诵。卅年人事伞如花,一夜莺声春似种。

  落拓也曾原野栖,痴狂早与天涯共。而今采撷且当茶,解尔闲愁多妙用。

  看云评:卅年人事,流光飞逝似吹花;一缕闲愁,春草葳蕤堪品茗。中二联甚佳,有“好风凭借力,送我上青云”之感。可与玩耍,有风即向天涯,无风落地生根,亦堪入药、佐餐、泡茶用,此花为寒门才子也。若不看中二联,我以为可以润色为一首上佳的古风了。

  

  白云瑞

  蒲公英

  不待东风便拟归,天涯此去欲何依?云栖晓渡犹怜白,梦逐斜阳更著绯。

  惜羽何妨迁客久,飘蓬岂与壮心违。蓦然回首来时路,万里茫茫子絮飞。

  看云评:一读一叹,小白真个是此花知音了。此去天涯,云栖晓渡,梦逐斜阳,迁客自有壮心,回首来路自有万千同道中人。全诗气脉畅通,允称佳构。

  

  刘弹铗

  蒲公英 凑“去”韵

  宿草又青青,终何先见汝。绵延此阴山,枨触千万绪。

  当初正少年,天真都几许。一把未曾怜,锄来饲稚兔。

  转瞬廿八春,人事了无据。一把复轻吹,共吾天涯去。

  看云评:题称凑实言未尽也。从少年天真到青年梦想,“一把复轻吹,共吾天涯去”,竟有弹铗高歌之风,赞一个。

  

  韦散木

  《南浦-题柳谦兄云南写生所拍摄之蒲公英》

  柔团凄紧,恁娇枝、翼翼怕风生。说尽一春软语,曾动几人情?叵耐心头眼底,颤离程、柳暗乍花明。恨长飚都把,片时欢戚,分解作飘萍。

  种种兰因絮果,费安排、到底在冥冥。莫问云车风马,何处抵飞腾?若向天涯稳住,算人间、此去不虚行。只儿家情味,青春吹断梦零星。

  看云评:感觉一种忧伤贯穿全篇,似乱世中一个弱女子娓娓诉来,柔团、娇枝、软语终究敌不过长飚分解,只能任凭命运安排,飞到哪里算哪里,只遗憾“青春吹断梦零星”。

  

  林看云

  醉花阴 蒲公英

  原是春愁无尽日,朵朵摇澄寂。心未拟黄花,任作飘蓬,还向天涯匿。

  知君叹我身无力,好借风之翼。有梦不需伤,但谢春光,莫负长相忆。

  沧海评:盖蒲公英以黄花和绒花两种形象呈现,黄花不念春愁,绒花梦到天涯,皆意象光明,行为洒脱,一如看云诗词。两结见深情。

  

  天涯剑客

  望海潮.蒲公英

  绒绒如雪,盈盈如絮,飘零几度韶华。人弃不怜,风摧不惜,犹教委付黄沙。飞舞到天涯,怕千山万水,梦也应赊。辗转飞蓬,未知明日落谁家。

  回眸偏见横斜,恰冰肌玉骨,阆苑仙葩。生而不同,云泥自别,思来唯有嗟呀。枉自属名花,纵陶令在也,青眼难加。收拾尘心,且随明月逐浮槎。

  看云评:上片写花谢,下片写重生,感慨人生如花开花谢,虽难比名花,自有一段情怀,初心难改。下片结句转的有些突兀,“枉自属名花”?此花为野花不能说是属名花吧。

  

  花山子

  念奴娇:蒲公英:

  玲珑一朵,小小伞,阡陌田间滋发。寂寞无言心向远,总赖东风吹拂。轻胜杨花,柔和虚梦,又胜阳春雪。飞飞落落,天涯海角难说。

  别去不再回头,料它初嫁给,关山秋月。雅性闲情,忒浪漫、者等精灵英物。笑我多痴,常思庄子乐,化成蝴蝶。何其清淡,望中只剩云叠。

  看云评:玲珑心意自有东风相知相伴,上片写景,下片写情,未知它飞到哪里,诗人料想这个小精灵太浪漫了,一定是与关山秋月相伴,忽生庄生梦蝶之感。结句一片怅惘,白云堆叠,已不见其身影,与上片呼应。

  

  司雨客

  金缕曲 咏蒲公英分得也字

  春返如奔马。溅行蹄,恢弘向北,无能阻者。步步蹄痕飙青浪,击碎隆冬之野。今已至,长城脚下。复绽娇花颜色赭,映斜阳,美景真堪画。告世间,我来也。

  团团簇簇星流泻。向远方,向无人处,恣情挥洒。江海生涯男儿志,岂说身无凭籍,寄身处,皆为广厦。更驭长风突万里,将绒花作箭凌空射。任纵横,凭惊咤。

  看云评:全篇读来气势迫人,豪情万丈,小小花儿驭风万里行,一样能高歌猛进。“团团簇簇星流泻。向远方,向无人处,恣情挥洒。”、“将绒花作箭凌空射”,画面予人以极大的想象空间。惜上片都在写春返,略有些离题了。

  

  风雨入重楼(已加入本社)

  玉蝴蝶 咏蒲公英

  且看世间英物,乘时而动,同气相求。似雪衣冠,离别了却温柔。笑名花、一隅垂老,逐寸心、万里悠游。驭云舟,海天无拘,何羡封侯。

  回眸,当初子弟,寄身星野,葬首青丘。勿恨难逢,各知开谢足风流。雨萧然、芳樽遥递,春过也、锦字谁收?念应休,此中滋味,偏许重楼。

  看云评:“乘时而动,同气相求”,真个是英物也。满座衣冠胜雪,慷慨前行,笑名花只能一隅垂老,此花却能海天无拘万里悠游。当时共同出发的朋友即便不能相逢,相信也各有不同的际遇。春过也,锦书难托,诗人唯有举酒遥祝,结句倒颇有名花之叹,自怜自伤之情。


社课索引
最近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