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即登录 注册帐号旧体诗词第一门户网站
你的位置:首页 » 资讯 » 正文

我读青年诗人韦树定的诗词

选择字号: 超大 标准 zhscwx 发布于2018-08-13 属于 资讯 栏目  0个评论 92人浏览

timg.jpg

韦树定


  我以为,凡真诗人者,都当得一个“痴”字。尤其既没有家学,又没有师从,而能自我砥砺,坚持诗词创作,并把诗词这门艺术运用得相当纯熟的人,其身上所体现的“痴”的精神,是相当可贵,也是相当可敬的。在我看来,韦树定就是这样一位“痴人”。也许很多人会羡慕或钦佩他在诗词方面的造诣与成绩,可是作为知交,我却深知这背后包含了他多少艰辛的付出。别人或许会啧啧称奇,而我以为这无非是功到自然成。


  说起韦树定的诗词,我在这里并不想罗列他所获得的一系列奖项荣誉,我觉得这些根本不足以代表他的实际创作水平。我只想带着读者切切实实地走进他的诗词世界,去看看这里面到底包含了他怎样的用心,表现了他如何扎实的功力。


  我看诗,首看命意与用心。诗,自然是讲创新的。然而以创新为手段,以取悦于俗,则诗之面目可憎矣。诗,自然也讲巧思,然过分追求奇巧,而流于滑、软、媚,伤厚,伤深,则正声不存,竞趋末流,诗道必微。树定诗词,能于新巧之处,而命意不沦于浅薄,造语不流于滑俗,殊为不易。


  我们来看这一首七律:


  过百子湾赠郭兄(其一)

  又过城隅索酒杯,何人慷慨说无违。

  三年濡沫加青眼,一等风尘俱素衣。

  法海护持君不败,江湖牢落我全非。

  即今怀抱犹多感,且向尊前醉夕晖。


  开端“又过”二字,见得不是一次两次,有频繁之意,可以看出作者与郭兄交谊之厚。“索酒杯”,可就不仅仅是打发无聊了,惟作者与郭兄同感身世寥落,生涯坎,故而须佐酒深谈,借酒遣愁了。这才引出了后面的两人畅饮纵谈,各抒怀抱。“三年濡沫加青眼,一等风尘俱素衣”,妙对。上联见二人交情深厚,相恤相助,下联见沉沦坎坷,漂泊流离之感,二人遭遇相同。此联工稳,且上下句功力悉敌。颈联直抒胸臆,既有对友人的钦佩,又有对自己的调侃。最后诉说不尽,不如尽付酒杯。绾合开头“城隅索酒”,章法严谨,浑然一体。不过寻常小聚,而两人的友谊,表现得深情款款,各人的身世之感,也写得深沉多慨,巧而不伤于厚,斯为佳作。


  再看这一首五古:


  乙未初秋归园田居

  远归甫下车,村人村头集。

  提包复牵衣,家门乃径入。

  围拥问纷纭,尤爱问京邑。

  我答实难详,阿母待客急。

  忙来呼比邻,分甘诸果粒。

  邻人不母应,但向我前立。

  催问婚娶期,我颜何羞涩。

  阿母替解围,餐桌向客揖。

  园蔬此自锄,家酒此自给。

  长者延座前,邻妇坐脱笠。

  与我话桑麻,为我盛汤汁。

  村事说往畴,悲欣翻百褶。

  几老成新鬼,土坟添九、十。

  壮丁走广东,留守谁修葺?

  所幸无天灾,年丰谷自拾。

  今见汝归来,汝母喜欲泣。

  愿汝常还家,汝酒常得挹。

  我闻但劝杯,饮罢眼角湿。


  这种诗真是不由得人不喜爱。寻常语,质朴之极,却把生活细节写得栩栩如生,饱含深情。一幅归乡图恍在眼前,村人的热忱,世事的辛酸,与阿母别而复聚时的悲喜交集之态,一一从笔底流出,直击读者心底。淡语深致,越咀嚼越有意味。


  其次看表达的功力,包括下笔的力道,语言的张力等方面。如果把一首诗词比作一个人,那么诗词的语言就相当于撑起人直立行走的骨骼。一首诗词语言的张力不足,下笔的力道孱弱,就像一个恹恹无力的病人一般,毫无审美可谈。且语言的功底不足,语句疲软,对于内心情感的表达,肯定是不充分的,诗词的感染力就大为逊色。树定的诗,受北宋东坡,晚清龚定庵、张船山以及同光诸老影响,词则受南宋白石、草窗,晚清半塘、蕙风、彊村影响,在语言的功底方面,有扎实的基础,不沉迷于华丽的辞藻以及虚伪而华美的诗境。所以他的诗词,有两个特色很明显,一是写实性很强,对于生活的反映是真实而深刻的;二是语言的张力很强,腾挪转折,健而能举。语言的张力方面,我尤其喜欢他的长调词。


  角招·柳谦兄“丘中有鸣琴”画展于商都画院举办,追陪柳兄重访商丘旧雨

  宋城路,延绵起,送春一派花絮。惜花还惜絮?城上哪堪,莺燕无主。南湖烟渚,盼只盼,王孙朝暮。莫惹梁园风雨,啼鹃不断愁声,恁凄迷如许。

  清苦。算来弦柱,几回误拂,赢得周郎顾。抱琴人聚处,特地安排,天涯樽俎。何妨漫谱,者雅集、浑忘今古。但有泠风缕缕,自诗境,点皴来,相思绪。


  南浦·蒲公英

  柔团凄紧,恁娇枝、翼翼怕风生。说尽一春软语,曾动几人情?叵耐心头眼底,颤离程、柳暗乍花明。恨长飙都把,片时欢戚,分解作漂萍。

  种种兰因絮果,费安排、到底在冥冥。莫问云车风马,何处抵飞腾?若向天涯稳住,算人间、此去不虚行。只儿家情味,青春吹断梦零星。


  以上二首不一一分析,看其写法笔笔转,命意深而曲,绝非浮躁之人笔下所能出。大众看词,最易被外表华丽而实际空虚的语句所误,只求朗读时的快感,以致误导了很多创作者。词以抒发个人幽微难言的情感见长,既不宜直,亦不宜显。若是长调,更要讲究章法结构,以及对语言的驾驭力。功力不足而强写,则如秦武王举鼎,必伤元气而不能成功。树定写长调词,则往往显得不疾不徐,从容不迫,在章法、立意以及语言的分寸把握上,就显得功到自然成。


  树定的诗词,创新特色很明显,这是他近年来刻意努力的结果。尤其近体诗词作品,甚为突出。这跟他对诗词的深刻认识分不开。树定以为“近体诗虽有固定模式,但是积古人之弊太深,如果没有思想高度和创新能力,技巧再好,早晚也会被历史所湮没”。熟读晚清诗词的朋友都会知道,近体诗词发展到晚清,无论手法、技巧、水平,都到了极其完备、极其纯熟的地步,若不创新,必被其牢笼而不能出。树定是不甘心被牢笼的。


  浪淘沙

  第一酒之徒,第二情奴,携箫招饮小红初。桂北宣南都睡里,便是江湖。

  慧业只如如,往事糊涂,一杯情味冷芙蕖。换取相思红到骨,白了头颅。


  自叙身世,自抒怀抱,别具一格。耽于酒,见狂态,耽于情,见痴态。有箫,有美人,浪漫而富于才情。虽有漂泊之感,而人生不无安慰。下阕见世事不如意,难得糊涂,然无论何时何地,宁愿相思到老而痴态不改。“一痴孤往原多敬”,全词因为有这样的深情,有这样的执着,所以即便有创新,富巧思,而情感的厚度丝毫不减。这样的创新,这样的巧思,既有深湛的功底作基础,又有深厚的情感作后盾,才会成为绝妙的成功之作。另,“第一酒之徒,第二情奴,携箫招饮小红初”“换取相思红到骨,白了头颅”,这样的句子,从阅读的效果来说,也是非常流丽婉转,和谐优美的。


  清晨过金城江

  那街那树那青山,那片粉摊那快餐。

  集体陷于无意识,静如冷水泼狂欢。


  西北旺公交站速写

  木槿花残没骨山,打人叶败店门关。

  街心一任公交刺,疼到秋阴欲雨间。


  这二首特色也很明显,有新诗现代手法掺杂在内。这样的诗,无论构思的角度,词汇的运用,手法的选择,都是新颖的。但不沦于怪诞,充满了人生复杂而难言的况味。尤其第二首,不但手法独特,在意境的营造方面也是极为突出的。读者虽不一定能完全看懂,但也会受到触动和感染。


  当然,综合来看,树定诗词的缺点也有不少。我以为,大致有以下几点:第一,应酬诗略多,有些能结合个人身世、感慨下笔,写出新意尚好,有些则不免有应酬味;第二,有时候诗写得过快,常有率意之笔,命意流于浅,语言间有不稳处;第三,诗词因受宋人、晚清影响稍多,好议论,偶尔会有形象不丰、神韵不足的情况;第四,个别创新之作,在新旧手法、语言的运用、交融方面,显得突兀,不能完全被人接受,稍觉怪诞了点。


  当然在这里,我只是作为朋友,提出几点自己最真实的看法。不管好的方面,还是不足之处,这都是我最诚恳的意见。由于我自己对诗词的认知,也存在不少偏颇,故而对树定诗词的评论,想来也是有一些谬误的。与朋友交,贵在知心,树定当能谅我。


  我相信,树定凭着自己的“痴”的精神,以及择善而从、自我反思的勇气,日后定能在诗词创作的道路上达到更深的造诣,取得更丰硕的成果。


  注:以上内容原载《九州诗词》2016年春,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16年3月版),作者:刘能英。


标签:

天兴工作室接受zblog模板定制

猜你喜欢

韦树定书法作品定制
编辑推荐
论坛动态
弹铗室宝宝起名、八字批命、六爻占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