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即登录 注册帐号旧体诗词第一门户网站
你的位置:首页 » 资讯 » 正文

不立门墙不设关 — 郭庆华先生《虚壹斋诗词稿》读后

选择字号: 超大 标准 zhscwx 发布于2018-10-11 属于 资讯 栏目  0个评论 297人浏览

微信图片_20181011131756.jpg


  一


  不立门墙不设关,白云随意绕青山。

  有朋唤酒留他醉,无念生心剩我闲。

  妙语如珠凭客落,芜诗成册请人删。

  年终最是相期待,一曲迎春为破颜。


  这是郭庆华先生《奉和北京孔凡章先生丁丑迎春曲十章》的第一首,开篇“不立门墙不设关,白云随意绕青山。”一下点明主旨,给人以明朗坦荡之气息。然后徐徐展开,尽围绕一“闲”字下笔。与朋留醉、偿我心闲、妙语如珠、删诗成册,一系列的描述都能体现诗人的雅趣。结尾点迎春主题,又别有寄意,给人以希望。


  我初次读到这组作品是在网上搜索到郭庆华先生的艺术网站,一口气读了他的很多作品,时间大概在二零零八年初的样子。而我能够寻到郭庆华先生的作品,这个机缘需从另一个话头说起。

  

  二


  记得大概是二零零七年的夏天,那时我上大二。六月,正赶上毕业生离校,按照惯例,毕业的校友在离开学校前会卖一些旧书旧物。很多同学都喜欢这个时候在校园里淘书,而我寻到了一册叫做《诗选刊》的旧杂志。那本《诗选刊》以新诗居多,后面有个栏目选了一组旧体诗词。作者是一位在省城机关工作的诗人,名字叫郭庆华。


  时间真快,距离那个夏天一晃已过了十余年。这十年间淡化了很多事,但我现在依然能回想起当初看到郭庆华先生作品的感觉,一种让人一见便难以忘记的感觉——即便很多句子在本子上抄了数次,早已成诵。


  “春来门户暖犹寒,扫净心田即大安。”

  “腰折从今非为米,魂销自古好行歌。”

  “十年薄宦开心少,百尺高楼得月迟。有鬼逢场同醉酒,无人喝彩独吟诗。”

  “诗书读破识亏盈,世相皆随视野更。美丑原来无定义,是非从此不分明。”

  “摘句寻章凭电脑,裁云护月避风头。栽花乏术还栽草,做马无缘便做牛。”


  品咂着这些句子,不止味道纯正,饱含深情,而且在字里行间有一股不假修饰的真气流走,经年读来,依然生动。后来,我写了一篇《郭庆华先生七律选读》的简评,算是给多年前的自己补了一则读诗笔记。


  而郭庆华这个名字,从那时开始便如一个符号,让我牢牢记住了。

  

  三

  俗话说,一叶浮萍归大海,人生何处不相逢。有时候,生活的精彩在于不经意间的相遇。


  二零一一年八月,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QQ上加了一个好友,名字叫天放。对方通过好友验证那一刻我很激动,因为我很早就知道天放便是郭庆华先生的字和他的常用网名。寒暄过后,郭庆华先生看了我的诗,尔后对我进行了“查户口”般的询问。叫什么、多大年纪、哪里人、哪里上学、哪里工作、什么时候开始写诗、与哪些诗人有联系、平时网上还是线下活动等等。


  在我“交代”完自己的情况后,郭庆华先生热情地说以后有机会邀请我参加他们诗社的活动。与仰慕了很久的诗家有了进一步的联系,我很高兴,便写了一首七律记录当时心情:


  会得桃源许我先,每从网上遇诗缘。

  邀来明月清风后,种在繁花活水前。

  一角云能圈大梦,寻常语可响平川。

  梧桐树已参天久,隔着乡情些许年。


  后来,我知道郭庆华先生身边聚集了一大批中青年诗词作手,这与他对诗词的热爱、对青年诗人的关注和爱护是分不开的。我亦因他的缘故,结识了王海亮、林看云、王建强等许多后来相熟的诗友。真如他诗中所说,“种树如培佳弟子,明朝个个是高才。”此情此景,可以想见诗人襟怀。而诗人言行一致,数年来丕振诗风,奖掖后学,教人仰止。

  

  四


  郭庆华先生身在政府机关,他的诗中延续了传统知识分子的家国情怀,这些作品在《虚壹斋诗词稿》中傲然而立,尤见风骨与担当。他在《奉和北京孔凡章先生丁丑迎春曲十章》中写的“为民做主常惭少,替国分忧每恨多。”一联恰可作为此中注脚。他的《烈士陵园二首》诗中“乾坤不管谁人主,社稷还须我辈忧。”则将这种家国情怀做了进一步阐发。


  他爱惜人才,在《丙戌岁末感赋》中写道:“妄说神京多马路,剧怜官市冷人才。频翻本草寻方术,拟把良材上苑栽。”一片怜才之心,溢于言表。他在为洪灾区捐款后题诗,“劝语豪筵停一日,灾民万户免饥寒。”振聋发聩,值得世人反思警醒。


  他的《见某夜总会征集广告词代拟》诗则近乎打油:


  宰客从来不用刀,全凭美色钓群豪。

  排行粉黛随君选,成把金钞任我捞。

  斗富争雄真气派,依红偎翠好风骚。

  若非大款门休入,最喜公车走一遭。


  以如此诙谐的手法针砭时弊,愈觉深沉。


  他考察黄河,不仅关注黄河的环境,亦思考现象背后的原因:“冰山玉雪变黄河,滚滚浊流为祸多。谁信源头清彻骨?昆仑更易被妖魔。”借题发挥,不可谓不深刻。即便生活中,也时常关注民生话题,他在《周末》诗中写到:“堵车已是新常态,涨价翻成旧话题。”道出百姓的心声。


  而《看CCTV王家岭矿难直播》诗中:“地下原来有暗河,从知深处近阎罗。如何小鬼频邀请,尽是工人老大哥?”结句一问,是追问是责问,何其沉痛。


 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,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。一路读来,郭庆华先生真是把他的爱国忧思尽数写到了诗中。

  

  五


  陆游有诗云,“君诗妙处吾能识,正在山程水驿中。”而在郭庆华先生的登临交游诗作中,亦多人生感悟与思考。“忙碌盼来芳信使,清闲输与野山僧。”在行旅之中,体味生命的真谛。


  如果说他的西湖绝句“沉醉不知人笑我,摇唇鼓舌和莺声。”、“春风欲试闲心力,吹折堤花一两枝。”是一种闲情逸致的表达,那么他的《游赵州桥有题》则沧桑十足,间有寄托。


  谁使赵州天下闻,八仙过后此桥存。

  渡人苦海凭真性,得道碧霄须慧根。

  拱背六朝成鼻祖,弯腰千载托儿孙。

  慕名来访逢村老,指点驴蹄尚有痕。


  再看他《麦积山石窟心得》:“信念浇开智慧花,人心向背看山崖。”二句醒目深刻。而《滇池纳污感赋》:“人间自是多污垢,一水如何洗得清?”由物及人世,感慨颇深。《题石林》:“压在底层千万年,一朝巨变到人前。挺身便做英雄状,个个昂头欲顶天。”何止是说景,正是说世相百态。

  

  《虚壹斋诗词稿》中有一些充满禅趣的作品,不染尘埃,读来让人有所感悟。其中《柏林禅寺问禅寮拜访净慧大师有题》绝句一组最具代表性,暂录四首:


  “古寺山门特地开,讶君迎我立莲台。明知初会禅师面,却信前生有往来。”

  “独自参禅二十年,几番明月照无眠。一从师父普茶后,才悟禅存食宿间。”

  “庭前柏树越千年,曾得赵州亲口传。甘露惠风存佛性,枝头小鸟亦参禅。”

  “无边苦海有谁饶,彼岸唯存路一条。渡马渡驴还渡我,赵州塔对赵州桥。”


  《题赵丽蓉开门弟子靳玲展女士》则用寥寥数句,生动地说明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:


  “粉墨登场舞正酣,演完李四演张三。谁知台上扮他易,卸却衣冠扮己难。”

  “人生如戏又如烟,如此人生也灿然。风雨匆匆百年后,谁分李四与张三。”


  在《俄罗斯之行绝句·船上喂海鸥面包口占》诗中,诗人又痴情地写道:“一点机心抛却后,海鸥与我两无猜。”是啊,纵然经历俗事种种,依然不改初心,才是真诗人。

  

  六


  诗人对外关怀世界,对内爱护妻儿,而后者更能看到诗人的柔肠,因而也更动人。郭庆华先生与董教授一见钟情,数十年伉俪情深,而幸福的日子有诗佐料,颇具风致。


  《夫人养花不开大为伤怀诗以慰之》:“殷勤几度买花来,却恨花心总不开。自是花工比花美,花神未敢到阳台。” 是诗人用睿智安慰妻子;《为夫人画唇有题》:“为汝轻轻画绛唇,樱桃未熟已生津。好言劝我休贪嘴,留取妆台一点春。”是妻子用幽默与诗人打趣。两首诗放在一起读,相映成趣。


  《自行车效力三十周年表彰书》:“出行风雨每相随,助我追星快若飞。别有功勋凭铁骨,曾经载得美人归。”妙手偶成,是告白是回忆,是把寻常的日子过成了诗。再看《与夫人论写诗二首》:


  一

  诗词欲作有何难,涂抹奇思到笔端。

  意念如同将嫁女,淡描眉样给人看。


  二

  常将珠玉口中含,漫吐锦丝如老蚕。

  眼里景通心底事,等闲拈出即诗篇。


  妻子懂诗,是诗人的第一读者、第一知音,真让人称羡。难怪郭庆华先生在《锡婚》中毫不犹疑地写道:“人间美女知多少,除却英儿不解痴。”而《补婚纱照》:“结连理日太寒酸,今赶时髦补照片。多个小生开口笑,只缘错位十来年。”则让自己的儿子以一种可爱的形象出镜。


  《弄璋集六首》则是将父爱用最寻常的生活体现出来:


  “最是牵肠懒上班,哪来心思去偷闲。从今日日回家早,一见麟儿两眼弯。”

  “夜半无端叫破天,乱蹬双脚又挥拳。讶他自是惊魂梦,急把儿歌信口编。”

  “小嘴频张太可心,时传私语胜歌吟。不知今夜诗情好,尽在圆圆脸上寻。”


  让人看到诗人作为“新手爸爸”的慌乱和幸福。《收Karolina为义女有记》则写出了自己收义女的满足:“命里我生顽小子,膝前天赐俏姑娘。” 婚姻美满,儿女双全,夫复何求。

  

  七


  郭庆华先生工作繁忙,也曾因工作太忙而几次要戒诗,可每次都因为“意志不坚”而作罢:“戒诗几度信心坚,无奈诗神不肯眠。自笑戒诗如戒酒,每逢嘉客又开筵。”其实,诗已经融入他的生活乃至生命中了。


  他的生日自题诗每有真情满纸。《戊子年生日》:“人生若可重新写,真想增删改几行。”道人人所想而未道;《夜值丁酉自寿》:“咬文嚼字鸿经里,蹈矩循规格律中。长夜依然寻北斗,严冬不再颂西风。”似是说诗,实则意在言外。而《己丑岁末感怀兼作自寿》则看破人生却又不减热血。


  万事而今冷眼看,繁华阅尽岁将寒。

  且从杯底留孤影,不向人前说旧欢。

  案摆奇书如对友,诗成佳句抵升官。

  心头偶热青春血,却恐横流到笔端。


  除却大事,即便身边的偶一小事物,也能引发他的诗兴,如《家里吊兰花开了》:“曾拣阳光暖处栽,偶然调整下窗台。始知移到阴凉地,才向人前淡淡开。”写的入情入理,引人玩味。而这些自题诗中,我于他的《三十三岁自题》《四十岁自题》是最爱,因前面已有所引,并有单独评述,这里不再赘言。


  郭庆华先生在诗中说自己“敢与王侯争不朽,他凭纱帽我凭诗”。看得出来,他对诗词亦是真爱。这样看来,这诗又何必再戒。

  

  八


  我与郭庆华先生虽然多是因诗往来,但足以感受到他作为诗人的魅力和对诗词爱好者的关注、关怀。印象中不止一次,他看到好的作品向我询问作者情况,然后是赞赏,甚至不遗余力地去推荐,依如当年询问我的情况一样。


  我们私下亦曾多次说起,郭老师看到好诗眼睛就会发亮,并对作者青眼相加,极力推介提携。


  “不立门墙不设关”。诗人和诗中所写的襟怀,他绝对当得。

  

戊戌寒露前五日 挹风斋主人写于保定南城


标签:

天兴工作室接受zblog模板定制

猜你喜欢

韦树定书法作品定制
编辑推荐
论坛动态
弹铗室宝宝起名、八字批命、六爻占事